磨蹭了很久的一张

愛麗絲1

最近很忙,很累,脚很痛。

我好像每次发图都会说自己退步了。嗯,退步是真的,不过还是只有线条和结构部分在猛退。在色彩方面似乎还没什么影响(倒不如说比以前好了似乎)

其实这阵子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,不过还是懒得写呢。登陆上来唯一有动力刷新的就只有画而已,这算是画师的劣根性吗?(笑)

10/04/12

今天見到個好久不見的字眼:

幼稚

真的好久不見了呢。一方面是在中文圈的時間少了很多,另一方面是這邊的大學生活太單純了,除了說學術的就是說吃的。

說起來,上次說這個詞還是在對自己作評價的時候。我覺得這個詞對我來說是相當貼切的,就當時而言。所以,我也承認了這個對自己的評價。

然後呢?

然後我發現,從那時開始自己就一直止步不前。幼稚的自我早已把幼稚作為自己逃避成長的避風港了。

總結:心理暗示久了,你遲早會當真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也許是在那個謙虛和奉承都太過的畫師圈呆久了吧,凡事總是想把自己定位在最低的檔次以求一種心理上的解脫。

出遊歸來


愛麗絲


因為接到約稿之後發現完全無從下筆,第二天即以“取材”為由參加了朋友的旅行小組。就當我是在逃避稿子吧。(笑)

不過出遊這幾天還是很有收穫的,自我感覺是領悟到了些關於創作的新idea。

老實說,畫有錢收的稿子我還是很有壓力的。

主要還是畫風的問題。一方面想我堅持自己的風格,一方面又覺得還沒成熟的新風格不適合用在正式的稿子上

總之,盡力畫吧。
自我介绍

Lino

Author:Lino
也許算是個畫師
==============
pixiv pixa tinami
==============

twitter & sina
吐槽罐
连结
搜寻栏